【双叶】总裁秋x影帝修(娱乐圈paro)点梗

hhhhh早上起来看到这篇笑傻。谢谢路过√

路过@lof:

3枚首杀换来的点文: @乐乐太吵了 


点梗为:双叶CP,娱乐圈paro,总裁秋和影帝修√


修文能不能等明天!能不能!有什么bug请先忽略吧…




虽然很不娱乐圈很不双叶但我尽力了…还请笑纳!(ಥ_ಥ)


一看到总裁影帝就想包养的我到底


苏的没边注意。


  


  0.


  叶修提着装了几件衣服的包,就在头等舱的位置上坐下了。


  他搭的是最早的航班,从窄小的窗口望出去,天色未亮,整个C国仍处在安详的睡梦中。


  而醒着的人,他毫不客气的想,有一半估计抓着昨天爆出的猛料不放,往死里黑他,在网上猛泼污水;而另一半,也许正一一细数所有与他交好的男性友人,打着真爱无罪的旗帜,为他筑起一座座CP高楼。


  “呵呵。”叶修忍俊不住。


  他身旁的空位忽然有人重重地坐下,相连的宽大椅背震了震。


  “这时候你还笑的出来啊?混帐哥哥!”


  叶修转头,望进一双燃烧着焦急跟忧心的明亮黑眸。


  他看见与自己长相极为相似的双胞胎弟弟叶秋,对方陷在椅子里低喘着气,一只皮箱被草率地扔在脚边,大约是一路跑来赶上登机,大衣外还带着雪。


  叶修伸手,轻轻搭在叶秋肩头,动作随意的替他拨开了薄雪融化后的水迹,白皙匀称的手在深色大衣的映称下,像是发著玉石般温润的光。


  等叶秋终于喘过气,便直接抓住叶修沾着水光的指尖,掏出质地细致的格纹手帕,仔细的给叶修擦干了雪水。


  “唷,还带手绢啊。”叶修笑说。


  “没有带手帕的人根本算不上绅士。”叶秋十分不绅士地翻着白眼。


  叶修忽然想起他接过一些片,里头就有提到:用手帕的男人一般比较温和,谦逊,稳重。


  他又看了看叶秋。


  还有对方擦干后,仍坦然地按在他的手背上的温热掌心。


  “叶总裁,这么大清早的,您要上哪儿去呀。”叶修嘴里是一把娇俏甜美的女声。


  “…可以不要再用那种小女孩腔调说话了吗!哥哥你就这么喜欢演戏?你知道现在情况?!”


  “知道啊。”叶修又笑,“你哥我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成了Gay,在引发C国轩然大波后收到了一张解约书跟机票,只好出国避难嘛。”


  在叶秋收紧手,甚至掐痛了他时,叶修神色如常,左手仍软塌塌的待在叶秋的手掌下。


  “我还知道别的。”叶修懒洋洋地将手掌翻了个面,握住了叶秋,“像是你绝不会抛下我。”


  


  1.


  在C国,有一位演员几乎可谓无人不知,演艺圈内与他同姓的人多了去,但只有他被这么称呼:‘叶神’。


  影帝,斗神叶修。


  自从18岁出道以来,接过的片子无论好片烂片,甚至奸角丑角,只要是他有兴趣的剧本,不管开出的价码多少,剧组有没有钱,导演有没有名气,他都来者不拒。许多剧组都很喜欢与叶修合作,人不摆大牌架子不说,还特别接地气,剧组有钱租下酒店就吃酒店自助,剧组给人搭帐棚发食堂饭就跟着一起吃半点肉末星子也没有的盒饭,让其他小明星想说剧组两句都不好意思。


  这位大神什么角色都想挑战,是以获得了斗神的称呼,并以极为高超细腻的演技,天赋般的敏锐度,告诉每一个曾质疑他的、抹黑他的、不看好他的人,我办到了。


  他征服了C国。


  


  2.


  然而在他从影第八年,他却在选择不澄清一条丑闻后,被迫灰溜溜地一个人仓皇出国。


  而那条原先只是绯闻八卦的小道消息,占据了WB话题与BD热搜榜足足半个月之久,还是在叶修的影视公司代为发表声明,表示叶修已息影后,才慢慢淡出了C国人民的口水争论中。


  ──‘斗神叶修酒店夜会神秘男性,举止亲密?’


  甚至,还贴心的附上疑似叶修与其他男性拥吻的模糊配图一张。


  


  


  3.


  “…是嘉世出卖你。”


  “呵,不难猜到。这么没技术含量的技俩,如果嘉世愿意,哪怕让我跟沐橙炒作一下就不攻自破了。”


  “被待了八年的地方造谣抹黑,还一脸风轻云淡,你这样谁知道你是真的毫不介意,还是演出来的。”叶秋闷声埋怨,当飞机在跑道上开始滑行时催促叶修扣上安全带,“老是那样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也难怪网上找不到多少给你说好话的。”


  “原来你还会看那些?老实说,是不是偷偷给我每条WB都点了赞按转发?”


  “没有!”叶秋怒,黑发下的耳根微红,“你根本没有发WB好吗!”


  叶修诧异了。


  “要是让人知道掌握B市经济的叶家继承人叶总会刷WB,你的精英形象就崩了啊。说真的,你怎么会在飞机上?还正巧是这个位置?”


  “我跟原先这个位置的人聊了一下,他把机票让给我了。企业要扩点海外,新成立的公司需要有高层坐镇。”


  “居然让总裁亲自出马啊。”叶修故作恍然大悟。


  “…哼,不行吗!”


  “行行行。这次不劝我放弃卖笑的生活乖乖回家了?”


  “………叶修,我知道你这次,是真的失望了。”叶秋低声说,捏着叶修冰凉的手指,“你不会选择逃离。做你想做的,让那些人知道你的厉害,跟以前每一次一样,这次,有我全程支援你。”


  叶修心头微动:“叶秋……你真的不考虑来演霸道总裁剧?”


  “滚!!”


  


  4.


  后来叶秋才知道,早在这之前,叶修就有出国的意向。


  大约半年前,就有好莱坞的重量级名导暗中与他联络,询问他是否有意愿加盟他一部新片。海外电影邀请华国影星参演并不少见,但大多都只是些客串角色,顶多是重要配角或主角的团员之一,甚至出场几幕就没戏份了,纯粹为了吸亚洲票房而来。


  但这部片不同,双主角,直接给了叶修其中之一。演对手戏的演员是国际上远近驰名的老牌男影星,演技精湛,人生中已经拿过多次大奖甚至一两座小金人,他开始在这个圈子打滚时,叶秋跟叶修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沙。


  剧本也是由十分出名的经典名著改编,编剧跟导演在好莱坞甚至被称为王牌组合──看到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在一部片的名单上,全球票房以亿为单位起跳。


  这个机会简直不能用非常难得来形容,而是天大的好运当头砸了下来,对于在亚洲这边的名气已经基本到了最高峰的叶修,是一次极佳的上位机会。


  叶修拿出打印的来往邮件给叶秋时,叶秋简直要从座位上跳起来了,反覆读这薄薄几页纸,比读自己的新合约还认真。


  他指着最开头几行,那位导演致歉的句子:“他这里提到…因为你的经纪人Mr.Liu屡次表示你在国内有事要忙,可能无法抽身,回绝了很多次,但他不愿放弃才透过关系要来你的E-mail address,希望见谅……Mr.Liu…难道是?”


  叶修点头,“嗯,就是他。”


  叶秋皱眉,望着不知名处在沉思些什么。


  叶修戳戳叶秋的脸颊,被叶秋拍开。


  “都欺负到我哥头上了…”叶秋眯起眼。


  正巧他们搭乘的航空公司已经实现了飞航途中连网,叶秋叫来空服员,沉默不语地掏出了卡,刷了一大笔美金买了上网券,忽然切换成总裁模式,抱着手提电脑就开始阴沉着脸发邮件。叶修饶有兴致的观察了一会,才塞上耳机开始打飞机上配置的各种小游戏。


  


  5.


  等叶总裁将一些台面下的指令加密发给他手下的人,正想松松肩膀,就听见咚的一声,肩膀一沉,转头看去,就发现叶影帝不知何时已经非常不客气的将两人间的扶手推开,垂着头倚在他肩上浅眠,唇缝中传出轻微的呼吸声。


  …这货还真能这样没心没肺的。


  叶秋轻手轻脚地给他摘下乱成团的耳机线,研究了一会帮他按上暂停后,将操作把手塞回坐椅侧边,静静的注视着窗外的景色。


  天色慢慢亮了起来。


  雪白的云层上方,无风无雨,只有满目晴朗。


  叶秋侧脸贴着叶修脑袋上柔软的黑发,在水蓝色的天空下,慢慢阖上了眼。


  


  6.


  “…秋…叶秋!!”


  一阵天摇地动,叶秋被人晃醒了。


  “怎…怎么了!要迫降?!”叶总裁惊吓。


  叶修无辜的比了比拿着菜单的空姐,“送早餐了。”


  “…我不想吃!!”


  “哦,那正好,我饿死了。”叶修点头,笑眯眯的用英语给自己要了两份不同口味的,眼神亮晶晶地等着头等舱的菜色。


  叶秋气饱了。


  


  7.


  下了飞机后,叶秋才知道了另一件事。


  自己哥哥看似好整以暇,一切都准备好了才来到海外,没想到片约看着都敲定了,谈好以个人身分加盟这部片,但其他却什么也没准备。


  这个没准备的范围,包含食衣住行的每一项…!!


  叶秋拎着皮箱,眼神鄙视:“好吧,勉强让你跟我一块住。”


  “不用吧,住哪不是住,反正很快就要开拍,之后我就直接住片场嘛。”叶修说的轻松。


  自家哥哥的个性不看牢还真不行,无关紧要的小事很会告状抢人便宜,但真要在哪受了委屈,都当小菜砸吧砸吧嘴和着凉水自个儿吃了。叶秋深觉自己苦命,为哥哥操碎了心,还要被对方抢便宜,弟弟怎么这么难做啊!!


  “请,跟,我,住。”叶秋从齿缝中一字一字挤出来。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邀请了。”


  


  8.


  叶秋有国际驾驶执照,他带着游手好闲的叶修去租了辆车,驶向公司方面临时安排的住处。


  虽然叶秋年纪轻轻就成了跨国企业的总裁,人帅又是个精英,在C国叶家的声望也是杠杠的,整一个苏到没边。但由于叶家多少有点军部方面的背景,叶老爷子为人严肃,大儿子溜了跑去当戏子差点没气死他,对老二自然十分严格教育,严禁奢侈浪费,是以当秘书问起要租什么房,以及是否要安排司机等等时,叶秋答了一切从简。


  两人来到安全设施还算不错的社区内,由叶秋领了钥匙开门,踏进已经安排过清洁的单人套房内。


  叶修到处转了转,“以单身男性的暂居处来说,这里确实很不错啊。有厨房有阳台有书房的,家具也齐全,连床具都准备了未拆封的。”


  叶秋捂脸,站在唯一一张床前,“抱歉,我还说了让你跟我一起住…我可以睡在…”


  “等等,我先选,我要睡外侧。”叶修抢答,大方的绕过叶秋,直接掀开床罩,在柔软的大床上滚了几圈,“我睡前会打游戏,床头有桌子比较方便。”


  “…等等,我睡前也要看邮件啊!!”


  叶秋最开始其实想说他可以睡在书房的沙发床上(不对应该是寄生的叶修去睡),但听叶修这么说了,从小到大各种好东西都被亲哥抢占的惨痛回忆涌上,他立刻扑上外侧床位,与正好滚回来的叶修撞成一团。


  两人痛呼一声,叶秋额头隐隐作痛,顾不上检查自己,连忙双手按在叶修两侧撑起身,低头确认叶修的状况。


  “没伤到脸吧?”叶秋紧张,并为自己居然要紧张另一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有没有破相而感到莫名可悲。


  叶修侧脸对着叶秋,看不清他的神情,捂着嘴角,两人挣动间不知何时将圆领的宽口T恤蹭开,露出颈侧纤细的曲线与线条精致的锁骨,还有一小段白软的侧腰。叶秋低头俯望被自己的阴影给笼罩住的叶修,不知为何很想落荒而逃,但又挪不动手脚。


  凌乱的黑发下,叶修眼尾含泪,扫来一抹轻挑勾人的眼神。


  “叶老爷,”叶修指着被撞破的嘴角,甜腻过头的轻软声线张口就来,“您可要对奴家负责呀…先来张黑卡吧。”


  叶秋怒目而视,“说的好像我如果什么也没干,就可以不用对你负责了,混帐哥哥!”


  “不愧是我亲弟。”叶修欣慰。


  


  9.


  叶秋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你都演这种角色?不是吧?我看过你演的电影,别想糊弄我。”


  叶修失笑,“当然不是了,我一大龄男演员,手长脚长的,就算他们敢发这类型的角色给我,谁敢演我的对手戏?一个皇帝王爷老爷分分钟被小倌碾压的戏…咦,好像很有意思…嗯,可以用上。”


  “你想多了,不是这么凑巧总有这种剧本…”叶秋满头黑线。


  “啊,我没说么?”叶修惊讶,“我这次接到的剧本是男同志片…正好我在国内被出柜了嘛,不挑战一下太可惜。”虽然是西方背景。


  叶秋差点一口气喘不上来,当场噎死。


  


  10.


  叶修顺利进了剧组。


  此后一年内,叶总裁开始了苦命的司机生涯。


  叶秋的工作很忙,最开始他确实是给人塞了只不怕摔不怕水的傻瓜手机,并财大气粗的办了张卡给叶修,让人每天打车去片场。但自从有一次他晚上拜访其他客户,正巧顺路去载叶修,并亲眼看见一位气质温和优雅、长相英俊的中年男性在叶修颊边轻吻,其他好几名送叶修出片场的国外帅哥美女簇拥而上狠狠狼抱了一把叶修后,只要情况允许,叶秋风雨无阻亲自接送。


  国外风气比国内开放,美国佬又特别热情,他们拍的还是…那种题材的电影,叶秋不止一次梦见叶修牵着个面貌模糊的高壮黑人男,笑得恶心透顶地跟他说要先上车后补票的结婚了,半夜惊醒后,他总要满身冷汗的将睡在身旁的叶修扒过来,翻来覆去的检察对方身上有没有什么可怕的痕迹。


  既然叶秋连声表示不勉强,叶修对于有人专车接送这事也是喜闻乐见,其他方面叶秋也不太干涉他,虽然一开始好几个晚上他在睡梦中被叶秋撩开衣摆摸前摸后的搞得非常不耐烦,但人真是容易养成习惯的生物,一个月后叶修惊觉自己已经彻底习惯了叶秋各种抽风又亲昵过头的接触。


  


  习惯他的指尖在自己的肌肤上游走。


  习惯他温热的吐息扑在自己颊边。


  习惯枕着他的手臂,将自己抱在怀里入睡。


  习惯他的气味,他的体温,他的眼神…


  


  叶修扔开剧本,死鱼眼望天花板。


  被剧本砸醒的叶秋不悦:“干嘛啊,半夜三点还不睡?”


  “这段要求演出第一次被男人触碰,但自己不感到恶心,反而隐隐兴奋期待,却又意识到自己不该如此,那种冲突又复杂的情绪。”


  “哼,那又怎样?你这家伙最喜欢整这些有挑战性的自讨苦吃…”叶秋打着呵欠。


  叶修忧伤地瞪着满脸迷糊的叶秋,“可是我一想像剧本提到的这些…就反射性觉得想睡啊!”


  “那就睡啊,明早开会,还提早送你去剧组。”叶秋关上桌灯,又躺下了。


  叶修深深叹了口气。


  


  11.


  叶修在剧组里混得挺好,跟所有人都相处的不错,他的演技极佳,后天也花了不少功夫磨练,正好呈现了导演期待的那种细腻情绪,以及在他眼中东方人特有的神秘与高雅。


  片子拍的顺利,叶修会提早离开,乘地铁四处逛逛,或到叶秋的公司等他。偶尔他穿的正式一些,走进公司乘电梯到总裁办公室的一路上,都会收获一整路的贴心问候,各路人高马大的洋人们用看总裁的眼神看他,他也摆出叶秋的姿态平淡的点头,快步经过。


  “特别是你们大厅的前台姑娘,嗯金发那位,她老爱送我糖果,你在她眼中到底是什么形象?”叶修含着棒棒糖问到。


  “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叶秋鄙视。


  


  12.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一年后顺利杀青。


  无论叶秋最开始来这里的理由是不是藉口,他现在确实成天忙碌于让公司的海外分部站稳脚跟,几个由他亲自接洽的案子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谈下来,叶修也就暂时跟着留下,成天宅在屋子里打游戏,或到附近敦亲睦邻,跟一些出来溜狗的老先生老太太们聊聊天晒晒太阳。


  由于电影拍摄到了中后期时,后期制作跟宣传活动就开始了,大约几个月后叶修就收到通知,剧组方面准备到几个国家开宣传会,身为主角的叶修自然也得跟着去,这才从糜烂的生活中解放。


  叶修离开时,是叶秋特意请了半天假,送他到机场跟剧组汇合。


  叶秋别扭的瞪了地面许久,才塞了个什么东西到叶修手里。


  叶修好奇的低头望去,呦呵,黑卡!


  “这不会是塑料玩具吧?”叶修身为影帝,见多识广,但一些肮脏饭局从不参加,圈里人也自觉避开,他还真没见过简单粗暴地塞一张卡给人的场面。没想到第一次碰上,对象就是自己,被塞的还是一张黑金卡。


  “当然不是!”叶秋碰上叶修就特别容易激动,这会也是恼羞片刻,“黑卡不接受主动申请办卡,都是他们那边邀请资格够的…”


  “嗯,所以?”


  “………我这一年以来终于收到邀请办理了。”叶秋低声嘟囔,“你不是想要黑卡吗?这就是,办给你。”


  “………”叶修差点跪了,热泪盈眶的抓着叶秋,“叶总裁!你知道么,你的举动让我的字典上多了一个新词汇!”


  “真的?是羞耻心么?”叶秋受宠若惊。


  “是‘人傻钱多快来抢,举例:叶秋’。”叶修呵呵两声,拍拍气得说不出话的叶秋,摆摆手转身走了,黑卡倒是带走。


  机场大厅里,显然旁观许久,从一开始就跟他一见如故臭味相投的导演和编剧凑上来,“小叶,你助理不一起去?他看上去快被你气疯了。”


  原来,因为叶秋的接送,以及偶尔来剧组旁观拍摄时,给叶修递水递毛巾忙前忙后的动作,被误认成助理。


  叶修失笑:“他不是我助理,他是我弟弟。”


  两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他跟你长的好像。”在外国人看来,亚洲人都很像,但这两位能脱线成这样,也是非常不得了。


  “你跟你弟弟感情真好啊。”导演感叹。


  “是啊。”叶修笑弯了眼。


  


  13.


  叶修他们拍的电影,虽然涉及同志恋情,但算不上多么露骨,因为主题是错过与遗憾。背景选用了1950年代的美国,那是诸多美国文化的原点,电视机、汽车…经济繁荣发展,各种绚烂靡丽的生活方式铺陈开来,令人眼花撩乱。后期将大量采用摇滚、蓝调、灵魂乐等当年的流行乐曲风格,一切力求用心考究。


  在这种大好的电影风格下,叶修饰演一名总是挂着笑的美国华裔,并碰上了一位温文儒雅的中年男性,俩人因一张遗落在书里的便条而结识。在盛大华丽的电影氛围下,俩人的感情安静又忧愁,暗生的情愫像一瓶惑人的毒药,没有人敢张口饮下,只是沉默地坐在黑暗中的两端,凝视着对方。


  既然是好莱坞大片,自然少不了男女之间的香艳擦边场景,但考虑到双主角间的感情,再香艳的剧情也染上一抹悲哀。至于同志方面的最高尺度嘛,只有在最后,俩人在其中一方的相亲舞会中,以友好亲昵的颊边吻做掩护,在唇边轻巧的交换了一个羽毛般的吻。


  预告片播出后,这部片不出意料的火了。


  他们小小的参与了几个奖项试水,都抱回了不错的成绩。众人对接下来的一切都很有信心。


  


  14.


  一直到叶修被奥斯卡提名了最佳男主角,消息才慢慢传回了国内。


  网上炸开了锅,卧槽,叶神被爆是GAY之后直接销声匿迹,后来即使传出是因影视公司方面内部恶性斗争抹黑,国内再多的对不起也唤不回叶神一句呵呵,死忠叶粉都绝望了,没想到人根本没当回事,这是直接出国演同志片,而且一演就要给C国抱小金人的节奏啊!?


  


  15.


  “不,我不能这么说…”中年男性绅士地推着门,垂眸轻声说着:“如同双生兄弟一样,我们能轻易明白对方的意思,却又不完全相同…我认为您对那本书的解读很有趣,但我不能说自己全盘认同。”


  黑发黑眼的男性与对方擦身而过,他出了图书馆大门,站在阶梯上回眸,笑容若有似无,“哦,我还以为…你是对我──有兴趣。”


  对方深深吸了口气,轻舔干燥的唇瓣,才抬头望向沐浴在朝阳中,几乎要消融在阳光下的身影。


  “好吧,好吧。”他投降似的笑到,玩心大起的举高双手,“被你抓到了,亲爱的警官。”


  东方男子歪头,左手抱著书,隐约能见封面上斑驳的金漆字样《Divina Commedia》。黑眸中的目光如同书中一切象征所试图表达的,与现况的朦胧昏乱不同,固执的、鲜明的凝视着真理。


  他举起右手,动作俐落地对中年男性比划着开枪的姿势。


  “砰。”他笑着,“现在,你是我的俘虏了。”


  


  16


  本以为自己见惯了大场面的叶修忍不住第三次伸手调整领结。


  “不用担心。”黑暗中,与他演对手戏的老牌影帝轻拍叶修的手背,“这个奖项肯定是你的。这部片很好,你很好,我看不出不把奖颁给你的理由。”


  “是啊。他们都被投诉多少次排斥同志题材了,这次不让这部片得奖都不行,除非想被掀翻屋顶。”叶修开着玩笑。


  即使如此,他还是汗湿了掌心。


  订制西服的胸口暗袋,熨贴着心脏的位置,放着一张被体温捂热的黑卡。


  叶秋…他有在看直播么。


  如果他拿到了奖项,叶秋那家伙,不知道会不会激动得哭出来呢。


  他小时候还会哭着喊哥哥,长大之后怎么就满身偶像剧的总裁范啊。


  叶修回忆着,不自觉地勾起轻柔的笑容。


  一束灯光,正好打在了他的身上。


  “最佳男主角──《1950》,Xiu Ye!”


  


  17.


  叶修跟叶秋回国后,说是举国欢腾也不算夸张。


  这位大神在从影生涯的前几年就缔造了不少经典,第八年因同志丑闻销声匿迹,在第十年,他抱回了小金人…下飞机时,还是很随意地放在环保提袋里带回来的…


  最多人关心的就是他接下来要跟哪一间公司签约,还有要拍哪部片。签下一个国际影帝大大长脸啊!


  没想到人直接加盟了一间听都没听过的小工作室,让人跌破眼镜。殊不知兴欣工作室是由叶秋的公司在背后投资,内部人员由叶修自己聘雇挑选,叶总又大大壕了一把。


  “反正投资我你不会赔的。”叶修翘着腿,窝在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拿叶秋的私人手机刷游戏。


  “你下一部要演什么?”叶秋有点好奇。


  叶修神秘一笑。


  


  18.


  直到新片的开机仪式后,兼具记者会功能的小型餐会上,叶秋仍在抱怨。


  “…《真假王子》?这什么烂片?你看看剧情,”叶秋拿着新闻稿上,对叶修读着上头的短介绍,“女主角棠乐在街上差点被车撞到,一旁英俊优雅的男子拉住了她,两人视线交错,却又在漫漫人海中错开…毕业后,她应征了一份工作,没想到公司的总裁就是那天看到的男人…却对她毫无印象。她失魂落魄的回家,经过一间小咖啡馆,情不自禁走了进去,店长居然长的跟总裁一模一样…谁才是她的王子…”


  叶修光是听叶秋用朗诵罪状的语气说这段狗血片的剧情就乐笑了。


  叶秋又翻了几页,“还有演员名单…男主角:叶秋、叶修…你这是几个意思啊混帐哥哥!?”


  “本色演出啊总裁大大!霸道总裁哦,腹黑店长也可以。”叶修乐不可支。


  叶秋气得快要脑溢血,顿时跟自家老爹感同身受,将资料拍到叶修脸上,决定去找唯一的理智人陈老板娘说说理,看她真的愿意让她的女神苏沐橙演这种剧么!


  叶修留在原位,看着叶秋笔直的跟标枪似的背影又笑了一阵,才在几名熟面孔围上来时,慢慢收了笑。


  “嗨。”几人主动打招呼,“叶神好久不见,嘉世倒了之后你过得还不错嘛。”


  叶修挑眉。


  “我们也不讲些虚的,是真需要叶神提供一些管道。”为首的人忽视叶修冰冷的眼神,凑近他的耳边低语:“叶神是卖了吧?卖给哪位富太太了?否则怎么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突然就有机会去了国外演主角?”


  “哦,你们问金主啊。”叶修答。


  几人见有戏,连忙赞同,“对对对,咱们就想问问,她对小鲜肉有没有兴趣啊?叶神的一口残羹剩饭分给我们就够用了…”


  “可惜了,我家总裁只好我一个啊。”叶修大方摊手。


  


  


  19.


  从影第十一年,斗神叶修又带着C国的舆论迈向下一波腥风血雨。


  据说,有一位财大气粗的总裁金主,长期包养着影帝叶神…


  


  





评论
热度(370)